信用中国(吉林九台区)官网!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-> 信用动态详情 -> 风险提示详情

快递“空包”成网络诈骗犯罪工具!无锡警方破获6亿条快递单号贩卖案

文章来源:央广网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9-02

  • 点击分享到:

  •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网购,对很多人来说都不陌生,而说起网购就离不开快递单。如今,快递单却正在成为一些新型犯罪的工具。

    快递单上承载着大量个人信息,于是有人就盯上了它,贩卖快递单号,也被称作快递“空包”。

    快递空包,就是这个快递单号真实存在,在网上也能够查到物流信息,但其实没有任何包裹。那么,快递空包为什么存在呢?这些快递单号有什么利用价值?

    近日,江苏无锡警方破获了一起网络贩卖快递单号的案件,两名犯罪嫌疑人在两年的时间里,贩卖的快递单号竟然高达6亿条之多。他们所贩卖的快递单号,并没有实际的发货包裹,但却能查到物流信息,这些单号有的被用来进行网络诈骗,有的则被用来进行网络赌博的洗钱活动。

    今年4月,无锡的林先生在网上购买了一台手机,钱给了但是手机却没有收到。林先生说:“下单买了手机,花了5000块钱。我那个快递单号显示邮到了,但是我问快递公司,快递公司说这是空包,没有货物的。”

    林先生向警方报案。警方调查发现,这个快递单号是真实的,但并没有任何包裹发出。

    无锡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副支队长吴方全说,警方在追查林先生提供的快递单号时,在网上发现此类的空包竟然多达上亿个。大量空包单号都指向了广东的王某和广西张某。吴方全说:“我们后来发现他完成诈骗必须得有一个空包单号,我们就考虑空的单号是哪儿来的?是怎么走完整个物流信息的?我们之后发现在网上有很多大量的空包网站,当时非常多,就把排名靠前的一些网站又做了分析,发现这个网站其实控制端就指向两个地方,一共有2700多个网站,分别是这两个团伙在控制。”

    警方调查发现,广东的犯罪嫌疑人王某,控制着兜售空包的网站1600多个,广西的犯罪嫌疑人张某实际控制着1000多个兜售空包的网站。两人经手贩卖的快递单号超过了6亿条。吴方全说:“交易量非常大。现在都是这种单号,不需要人工介入,他都是用电脑在跑,速度会非常快,效率很高,因为都是服务器对服务器。”

    空包通常在网店刷交易量时使用。在没有真实商品交易的情况下,完成网购的流程,也就是俗称的刷单。吴方全说:“刷单这个行为真的特别不好,跟我们的公序良俗是完全相违背的。它通过假的(交易)做这种销量,形成排名的提升,就使消费者有的时候无法辨别这个商品是真的热销还是假的热销。”

    如果仅仅是刷单,危害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小的。但正是由于空包不实际发货、却又能在网络上查到物流信息的这种特性,一些诈骗者也盯上了空包。吴方全介绍:“这些东西一直到真正我们比较清晰地所知,应该是今年疫情的时候,有很多卖口罩、卖防疫物资的诈骗案件,里面也有一些是所谓有快递单号但是没收到货的,这种诈骗手法比较集中地出来了。原来传统的空包就是发一个空包裹,里面放张纸、信封、放个小东西,或者什么都不放。发展到现在,那种模式依然还在但又多了一种模式,就是连包裹都没有了,就是一串数字,然后在网上有物流信息显示。”

    而更为严重的是,这些空包单号还被不法分子用来进行境外赌博的资金结算。今年初,江苏连云港破获一起为境外赌博网站提供洗钱充值服务案件;今年上半年,浙江丽水破获一起跨境网络赌博支付结算赌资案件,两个案件涉案金额总计超过70亿元。警方对空包单号进行核对发现,这6亿条快递单号大量出现在了两起跨境赌博大案中。

    6月初,警方决定收网,从15个城市抓获40多名涉案人员,冻结涉案资金2000余万元、房产23套。

    电商、快递怎么会变成赌博公司结算赌资、转移现金的工具?这些快递单又是怎样从快递公司流出来的呢?

    警方介绍,使用这种手法为赌博公司洗钱的犯罪嫌疑人被称为“码商”,他们会在电商平台注册设立大量店铺,赌徒在网上下注时,会收到一个二维码,这就是“码商”发给赌客的收款码。识别这个二维码付款,钱会进入电商平台账户。“码商”要从电商平台提取这个钱,就必须寄出货物包裹,等待对方签收。但“码商”不会真的寄出包裹,而是向“空包”网站购买一个快递单号,表明货物已经寄出并签收。借助电商平台与快递单号完成一次虚假的网上购物,赌资就这样披着“合法”的外衣在网上肆意流通了。吴方全说:“空包单号,是网络赌博公司把赌客的充值行为伪装成了电商的购物行为,然后用空包单号完成了整个物流的流转,最后资金的流动才能够完成。”

    然而,快递公司和电商平台自身的漏洞也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

    控制着1600多个兜售空包网站的王某告诉记者,他每卖掉一条空包可以赚到3到5分钱,每天可以卖掉几十万条空包单。这些空包单都是出自正规的快递公司。

    王某告诉记者,他卖出的空包单在快递公司都可以查到,有收发地、有最后的签收,与真实的物流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实物的流动。王某说:“比如去找别人帮你(在网店)刷单,实际发货是不可能的,本来就是刷的,他就可以买这个空包,填写发货信息,我们把数据传给上家完成物流的轨迹。”

    办案民警调查确认,一些快递公司参与了售卖空包的行为,而一些电商平台也暴露出管理漏洞。吴方全说:“某些企业,特别是互联网企业或者快递物流行业,应该要查一查自己是不是有漏洞,有没有会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的漏洞。”

    警方目前已经约谈了涉及此案的9家快递公司相关负责人,要求他们加强内部管理,禁止再销售空保单号。快递公司也向警方作出承诺,将加强内部整改,暂停相关业务。吴方全说:“作为我们公安机关来讲,肯定是对所有的违法犯罪行为都是零容忍的。只要有、只要我们发现了,我们坚决依法打击。其他相关的国家机关部门或者有管理职能的单位,大家对自己本行业的这些企业也好,或者是一些网上行为也好,还是要加强监管,大家能够齐心合力来维护一个健康的互联网生态。如果有一个健康的互联网生态,那么这些黑灰产业的生存空间就会变小。”


   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